頁面選單
RssFacebook
分類選單

已發表 由 在 十一月 11, 2014 在 台灣誌, 種好園 | 0 迴響

契作代製:白米(除草-20140923)

契作代製:白米(除草-20140923)

1

以前曾在小吃店嚐過的福菜。時間雖久,卻仍記得第一次吃到福菜的驚喜感—嫩嫩的、爽口、味好,怎麼市場沒有賣?

 

原來在40年前,當農藥還沒有普及使用時,台灣的水田中到處可見福菜的蹤影。雖然農藥、除草劑帶來了許多耕作上的方便,同時可以讓農民較為容易的管理大範圍的耕作區域,但是真的對土地好嗎?

金海伯站起身,對著我們說:「現在要除草,比較辛苦。你們都找事情給我做,以前用除草劑都不用這麼辛苦。」一講完話又繼續彎腰除草。雖然阿伯開玩笑這麼說、雖然除草很辛苦、雖然腰彎到直不起來,我們卻知道我們與土地的距離又更進一步了。

2

很多人都說娑草要跪在水田裡用手除草很辛苦。但這次我們有不同的體會。

 

當水稻苗還小、雜草也少時進行娑草,和水稻苗已高、雜草多又高,這兩個情境相較下,跪著娑草會比站著彎腰除草輕鬆些。水稻苗還沒長大時,娑草可以跪在稻田裡像嬰兒一樣的爬行較為省力;稻子長高時就要彎腰娑草,這樣一來不僅腰痠,對於長時間的工作效益也不大。因為彎著腰除草加上得施力把草埋進土裡,腰痠到快要沒力,在阿伯的鼓勵下半信半疑地跪在田中,後來才發現藉由泥土的柔軟以及水的助力,工作起來真的輕鬆很多。阿伯們對於稻田的智慧是我們所無法比擬的。

3

二期稻作大阿伯常到田裡幫忙,除草時帶著墨鏡,很像田裡的忍者,說是稻子高戴墨鏡比較不會被稻子扎到眼睛。

 

對於跪在田裡工作我們並不如同阿伯們一樣有經驗,像打太極般的對水稻苗剛柔並施,兩手還要在田裡比劃來比劃去的。終究一不小心還是把兩三株水稻給壓到折了半身。難道我們把稻子壓死了嗎?緊張的問像阿伯,阿伯卻一派輕鬆不以為意的說:「沒關係,只要不是壓到根部,水稻會再自己站起來,不要緊啦。」。霎那間,感覺水稻就像台灣的農民屹立不搖的精神,面對著各種嚴酷的挑戰,例如;颱風、梅雨、乾旱、競爭等等。可是,他們依然堅強的在工作,即使風把他們吹的駝背,只要根基扎穩了還會再站起來。一種不怕挫折、打擊的精神,水稻與農民真的很像對吧!

4

二期稻作的巡田,田裡的生態見怪不怪,雖然少了一期巡田的新鮮,但是,走過田埂聽見小青蛙撲通跳下田時,還是會想搜尋小青蛙的蹤影。

 

有一種感動是來自於大自然的,多數生活在都市區的我們多有沒有看見農夫在水稻田裡工作的樣子?多久沒有看見田邊的小青蛙?多久沒有看見稻穗低垂結穗的樣子?我們的土地離我們很近,只是時常被我們忽略,跟著阿伯們一起努力,努力的認識這塊土地。

圖片、資料來源:穀笠合作社

 

連絡我們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